您好,欢迎访问成都卓锦建材有限公司网站!

网站地图 在线留言 XML RSS

询盘 您暂无询盘信息!

澳大利亚山火,为什么扑不灭?(节选)

作者:admin     发布日期: 2020-01-12     二维码分享

  无法驯服的山火

  2020年1月12日,有关澳大利亚扑不灭的山火问题近期回顾报道:

  去年8月底,巴西.大城市圣保罗爆发的烟雾事件让持续几个月之久的亚马孙雨林大火引起了全球舆论的关注。人们为亚马孙扼腕叹息的时候并不曾留意,在印度洋另一边,还处于冬季的澳大利亚已经出现了零星的火情。9月7日,春季的..周,东海岸和北部地区有50多处着火。

  一周以后,新南威尔士州大火升级为紧急警戒级别。在此后的四个月里,火势波及的范围越来越广,并逐渐逼近人口稠密的大城市。11月,新南威尔士东部约600万居民面临“灾难级别”山火的警告,包括悉尼地区、亨特地区、伊拉瓦拉地区及肖尔黑文地区。12月21日,从悉尼出城去往南部、西部方向的主要公路一度关闭。.近的一处距离悉尼城区大约130公里。

  2019年11月10日,新南威尔士州消防和救援局通报该州内一处火情失去控制。

  截至1月6日,澳大利亚全境有超过590万公顷的土地被烧毁,而根据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的卫星监测数据,2019年亚马孙雨林大火烧毁森林面积约180万公顷,2018年举世瞩目的美国加州山火也只波及了约80万公顷土地。澳大利亚大火蔓延的纵向距离大约有1400~1500公里,相当于从上海到深圳。

  确切地说,今天的澳大利亚并不是在经历“一场”大火,人们面对的是整个“2019~2020年澳大利亚林火季”。不了解情况的人们常常误认为林火和城市火灾的性质相同,能够因人为的预防、监控和消防手段得到全面控制。但事实上,林火,与地震、海啸、飓风一样,都是大型的“自然灾难”,拥有人类难以企及的力量。“我们总认为人类完全应该有能力驯服山火。然而,其实我们做不到。”哥伦比亚大学教授帕克·威廉姆斯(Park Williams)说,“虽然我们能登月,我们也有连接全球的互联网,但我们还是驯服不了山火。”

  传统上,每年12月到次年2月,澳大利亚干燥炎热,是火灾的高发季节。一次闪电、一个烟头,都足以引发火灾。林区常常会有数十个地点同时着火的情况。林火的蔓延速度极快。森林里的大火在火场中心释放出大量上升的热空气,低气压使得外面的冷空气从各个方向迅速地向火场中心涌入。这就形成了飓风般的火风暴(Firestorm)。

  上升气流在某一个位置坍塌下来,大气中热气就会垂直下降。热气冲击地面,就会在地表蔓延开来,将无比灼热的空气送到还没有烧到的地方,使得这些地方在并未接触到火苗的情况下就自燃了。同时,当这股上升气流保持强劲时,气流能够将燃烧的碎树枝抛到大气中,抛到其他没有着火的地方,引发新的火灾。

  2020年1月4日,新南威尔士州居民南希·艾伦和布莱恩·艾伦站在家门口。大风裹挟浓烟吞没了他们的居住地。

  2009年2月7日,一场被称为“黑色星期六”的林火就曾在维多利亚州造成173人死亡、1万多人受伤。当时的一位幸存者回忆,他本来在位于墨尔本东北圣安德鲁斯山上的住所观察远处火势,突然之间,西北方一公里远的地方出现火苗和浓烟,火势借助风势向他袭来。

  为了预阻当时觉得“可能到来”的火情,他到屋子旁边启动消防泵,准备喷洒屋子外围增加湿度。这时,他吃惊地发现,大火居然已经到达门前的小牧场:“像一列失控的列车,间隔的时间甚至不能用分来形容,更像是几秒钟的事,大火快得难以想象,更不用说如何反应了。”帕克·威廉姆斯开始研究山火正是因为2011年,他曾在美国新墨西哥州目睹拉斯康查斯大火(Las Conchas Fire)。他住在离火场边缘几十英里远的地方,那些尚在燃烧的树枝在空中飞行了35公里,像毛毛细雨一样落进他家的后院里。

  在悉尼近郊的蓝山,人们亲眼目睹了70米高的火墙,而这座城市举世闻名的歌剧院只有65米高。事实上,正如面对洪水,人们的办法是固守堤坝,等待洪峰退去一样,面对季节性林火,消防的目的并不是硬碰硬地“熄灭”它,而是尽可能及早发现火情以控制规模,防止其进入彻底失控的状态,等待自然完成它的周期。自然而不是人决定了一场季节性林火何时收场。去年12月,新南威尔士州气象局就表示,当前特大火灾无法通过水弹飞机或消防人员来扑灭。人们只能期待高温退去,大雨降临。

  非典型林火季

  在这场规模....的大火中,澳大利亚总理斯科特·莫里森(Scott Morrison)备受批评。联邦政府迟迟没有任何动作。2019年12月11日,悉尼爆发了两万人大游行,莫里森才在第二天紧急拨款1100万澳元。圣诞节期间,澳洲火势愈发凶猛。总理却如常携全家到夏威夷度假。

  直到今年1月初,莫里森才“如梦方醒”,终于启动了一系列应急措施:皇家海军.大的舰艇“阿德莱德号”两栖登陆舰驶往新州和维州交界处的山火灾区展开救援行动,3000名预备役军人投入到救援行动中,这是澳洲历史上..次发布强制征召预备役军人的命令。从布里斯班到阿德莱德的澳洲国防军事基地为受灾民众提供临时的住宿场地。联邦政府将花费2000万澳元租用额外的灭火飞机,并投入20亿澳元用于灾后重建。

  莫里森“迷惑行为”的实质是联邦政府的判断失误,堪培拉的执政者预期沿用惯例手段度过这个林火季,却不料情势早已脱离了既定的轨道。

  12月,莫里森出国度假时,代总理迈克尔·麦科马克(Michael McCormack)安慰城市里因为浓烟而惊慌的人们:“我们以前也见过烟。我们经历过林火。”提前结束假期回国之初,莫里森也采取了同样的论调为自己辩解:澳大利亚总是在遭遇林火,这只不过是又一个林火季。

  林火确实是澳大利亚自然生态的组成部分。这个国家有1.57亿公顷林地面积,以阔叶林为主,其中桉树和槭树占所有树种的97%。一方面,桉树富含的挥发性油脂使其更容易助长林火。美国国家公园管理局的研究显示,同等面积、同样长时间里,桉树林积攒的可燃物总量几乎可以达到橡树林的3倍。另一方面,经过漫长的自然演变,桉树的树皮能够阻挡烈焰。当大火焚尽,被唤醒的芽会迅速从残留的树干萌发出来,抢占林地资源。一些桉树的种子还必须在大火后才会被释放出来。桉树正是借助林火,成为澳大利亚首屈一指的优势物种。

  不只植物,动物也在与林火共生的漫长岁月里学会了利用它。推特上有一条真实的段子:“如果澳洲的动物没有毒死你或者吃了你,它们还可能会放火烧了你全家。”原住民把黑鸢(Milvus migrans)、啸栗鸢(Haliastur sphenurus)与褐隼(Falco berigora)称作火鹰,在大火席卷草原的时候,火鹰会接近火线,捕食被大火驱逐疯狂逃窜的小型鸟类、蜥蜴和昆虫。一些火鹰甚至懂得捡起燃烧的树枝,把它们丢在半英里外的未燃烧草原上,以制造同样的效果。而原住民们也会利用林火去开垦荒地。

  城镇的出现使林火成了一个真正的问题。打开一张地图你就会发现,由于自然气候条件的限制,澳大利亚人口稠密的城镇多位于东部沿海。它们东眺大洋,背靠着不少林地。以悉尼为例,它的北部有戈斯珀斯山(Gospers Mountain),西部有蓝山(Blue Mountain),整个地区森林资源达到了8000多公顷,约占澳大利亚森林面积的30%。

  多年来,为了保护人类的生命和财产安全,澳大利亚积累了丰富的林火消防经验。从林火监测系统看,早在1930年2月,澳大利亚就在维多利亚州率先使用航空侦察作为探测森林火灾的手段。如今,民众发现火情可以拨打报警电话“000”。各地建设高山瞭望塔,高火险时进行24小时观测。同时还有消防队员巡逻、飞机巡护,使用红外监测、GPS空中定位、卫星遥感技术监测、航拍和空中扫描探测。扫描探测由飞机从8000米的高空,以宽度20公里、速度700公里/小时的方式进行扫描和探测,将收到的实时图像叠加在地图上,白点为起火点。可以说,能够使用的先进监控技术,澳大利亚都具备。

 文章由成都加气砖隔墙厂家小编转载自新浪网,内容..归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联系删除。